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羅賓漢世代來了

羅賓漢世代來了

摘要: 美國散戶起義讓憑借零傭金模式崛起的互聯網券商Robinhood處在風口浪尖,年輕人為主的“羅賓漢世代”能改變華爾街的現狀嗎?

美國散戶起義讓憑借零傭金模式崛起的互聯網券商Robinhood處在風口浪尖,年輕人為主的“羅賓漢世代”能改變華爾街的現狀嗎?


批評人士認為,Robinhood的App鼓勵用戶將投資視為一場游戲。

批評人士認為,Robinhood的App鼓勵用戶將投資視為一場游戲。


2020年3月2日,就在美國各地紛紛關閉辦公室之前,在加州門洛帕克的 Robinhood Markets Inc. 總部,員工們在日落之后仍然工作了很長時間。高管們先是擠在公司聯合創始人弗拉德·特內夫 (Vlad Tenev) 周圍,然后解散并將命令帶回各自團隊。彼時該公司正面臨一個緊急情況:在數月間股市交易最繁忙幾天中的當天,一場系統性的宕機癱瘓了該公司的在線交易應用程序 (App)。


受早期暴發階段的新冠疫情的驚嚇,美國股市先是瘋狂暴跌,然后又大幅反彈。Robinhood 的系統故障讓客戶只能眼睜睜看著超過140億股的美國股票易手。彭博新聞社在2020年8月曾經報道,盡管Robinhood 設法恢復了其 App 的服務,但其對這一事件的處理卻激怒了客戶,并招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 的質詢。( 該監管機構和 Robinhood 都拒絕就調查置評。)


該事件是這家在線經紀公司進入一個長期動蕩時期的第一次地震。從2020年3月到6月,它的交易和數據出現了幾次中斷 —對于一家新貴公司來說,這聽起來像是一場災難,因為它正試圖搶奪嘉信 (Charles Schwab Corp.) 和億創理財 (ETrade Financial) 的客戶,并將自己定位為千禧一代和 Z世代的理財 App。


但結果并非災難:Robinhood 將成為疫情經濟中取得突破性成功的企業之一。困在家中的美國人沒日沒夜地觀看網飛 (Netflix) 的節目,在 Amazon Prime上購物,用手機進行日間交易。“Robinhood 交 易者”(Robinhood traders) 成為疫情封城期間投機性散戶投資狂熱現象的縮寫。


這正是企業抓住機遇發展壯大的一個時候。但對Robinhood 而言,其最緊迫的需求卻是恢復正常——證明它可以管理一個簡單的在線交易平臺,克服客戶服務不佳的聲譽。它已暫停了向歐洲和亞洲的擴張。


相反,該公司一直在大規模招聘支持人員,并致力于讓技術更加可靠。特內夫在一次視頻交流中說:“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大家將繼續看到我們在做的所有工作的結果。”他留著齊肩長發,而且像疫情中的許多男人一樣,他也蓄須了,現在是山羊胡子。“我們還會有更多的措施。”


那么,Robinhood 的下一個動作是什么?公司的核心產品 (在像游戲一樣有趣的手機App上進行股票交易 ) 既有爭議,又被廣泛模仿。Robinhood成立于2013年,通過收取零交易傭金來吸引長期以來被忽視的資金少的投資者和新手投資者。后來,它提供了非整數股票買賣服務,讓那些買不起完整一股的人可以只買一部分 (比如,一股亞馬遜的股票需要近3200美元 )。如今這些服務再也不稀奇了:免費交易現在已經成為行業標準,嘉信也于2020年6月開始提供“部分股票購買”選擇。


但是免費股票交易應該只是一個切入點,而不是這家公司在最近一輪風投融資中贏得117億美元估值的依靠。根據彭博在2019年獲得的一份融資演講稿,該公司在一張幻燈片中宣稱,要“打造持續數代人的關系”,并表示每個客戶的價值都應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


在一個較為平靜的市場中,從一家低價股票券商逐步過渡到一個面向大量富裕人群的金融超市,這是很容易想象到的一幕。(這是嘉信數十年前開創的道路。)但是Robinhood必須證明,即使試圖將其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它也可以使不斷增長的客戶群感到滿意。


在吸引用戶方面,Robinhood非常高效。它有超過1300萬客戶,其中300萬是在2020年的前4個月簽約的。這遠多于 ETrade 截至2020年6月底的580萬個零售賬戶,而后者已擁有近40年的業務記錄。


在此過程中,Robinhood不斷挑戰行業慣例。 把控制人們在 Instagram和 Twitter上的生活的強迫性病毒式循環帶入了金融領域。該 App與Robinhood的大多數千禧一代客戶群保持同步:2019年的那份融資演講稿顯示,該公司管理的資產中約80%來自千禧一代用戶。它在2020年5月表示,今 年 Robinhood的新增客戶中有一半是首次投資者。


19歲的威爾· 薩廷 (Will Sartain)就是 Robinhood用戶群中的一員。他的父親曾試圖教他一些關于股票市場的知識,但他從未產生過興趣。他說,情況在2020年2月下旬左右發生了變化。薩廷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的一名學生,每周通常花大約50美元投注足球比賽,押注對象包括他的大學隊或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現場體育比賽被取消后,他發現喜歡上了股票和期權交易。


現在,當市場開市可以檢查他的持股時,他每小時大約登錄 Robinhood 一到兩次。他說:“體育博彩感覺非常刺激。當我開始將錢投入 Robinhood 時,我便開始感受到同樣的刺激。”


Robinhood 的爆炸性增長可能部分源于和它同時突然崛起的股市娛樂生態系統。該網站和播客帝國Barstool Sports 的創始人大衛·波特努瓦 (David Portnoy) 也許是最聲名狼藉的散戶圈頭目,他常有驚人之舉,例如用 Scrabble 拼字板上的字母來挑選股票代碼進行投資。他與 Robinhood 沒有關系,但他們共享著一個喜歡交易的年輕群體。波特努瓦說:“華爾街人不喜歡這種做法,這是合法的賭博。我也是這么看的。就像體育博彩是娛樂一樣,我認為股市也是娛樂。我不認為這有什么問題。”


Robinhood基于私募融資的估值


投資是一場游戲

這太瘋狂了 — 破產公司的股東通常什么都得不到的,但是當股票的交易價格低于一美元時,也許對一些交易者來說,賭結果幾乎不會更糟糕也很有趣的。


Robinhood 秉持這樣的想法,即投資應該是易于進行且令人興奮的。它的高管經常采用硅谷的說法,即使用他們的產品應該是“令人愉快的”,而這個詞通常不會與證券投資關聯到一起。


批評人士說,Robinhood 的 App 鼓勵用戶將投資視為一場游戲。投資者首次交易后,其 App上會出現五彩紙屑動畫來祝賀。美國個人 投資者協會副主 席查爾斯· 羅布盧特 (Charles Rotblut) 表示:“這就像玩撲克,只要你有一點錢,就可以坐下來開始博一把。”


Robinhood 及其風投支持者認為,這種擔憂是精英主義者觀點。Robinhood 首席運營官格蕾琴·霍華德 (Gretchen Howard) 表示:“的確有一種觀點認為,如果你是新手,那這就是賭博或游戲,但如果你有錢,那就是投資。”她還說,該 App 的游戲風格被夸大了。她說:“我們并不總是發出彩屑的。”“我不認為是因為你慶祝參與市場的時刻”才讓這“成為游戲的”。


公司的共同創始人、33歲的特內夫和35歲的拜尤·巴特 (Baiju Bhatt) 是斯坦福大學同學,早年他們的工作與大資金投資者相關。在創建 Robinhood 之 前,他們經營了一個名為 Celeris 的對沖基金,使用高頻交易策略;并曾經營一家迎合算法交易者的軟件公司Chronos Research。


特內夫和巴特每周都會舉行全體會議,Robinhood 公司的任何員工都可以在會上提出有關公司發展軌跡和業務計劃的問題。一位聯合創始人經常會向另一位創始人提問,重溫 Robinhood 的使命。答案始終是相同的:讓所有人都更容易獲得金融服務。


40歲的卡米拉·奧布賴恩(Kamilah O’Brien)

40歲的卡米拉·奧布賴恩(Kamilah O’Brien)運營著

一個YouTube頻道,在其中分享一些個人理財技巧。


有趣的可能性

泰·加昂 (Thai Gaon) 于4年前在 Robinhood 上進行了他的首次交易,此前有一位朋友向他發送了開設賬戶并獲得一股免費股票的推薦代碼。他今年恢復了交易,而盡管他是一個忠實的客戶,但他還是認為,“客戶服務真糟糕”。


這種態度已導致 Robinhood 的一些最大推手開始叛變。現年29歲的巴克納 (JJ Buckner) 開了一個專注于投資的 YouTube 頻 道,自8月份起成為了他的全職工作。他的視頻的觀看人數從3月開始飆升,其熱門的視頻包括“我的28只 Robinhood 紅股投資組合”和 “這次股市崩盤期間我在購買的5只股票”等。


2020年10月14日,巴克納宣布他已經離開Robinhood 平 臺,轉而使用富達投資 (Fidelity Investments Inc.) 的平臺。他主要的抱怨是:客戶服務質量差;其 App 似乎經常出故障;最近發生的黑客事件使近2000個 Robinhood 賬戶遭到入侵,這讓他感到擔憂。巴克納說:“知道自己的賬戶在一家信譽卓著、有很長歷史的券商,我晚上會睡得更好。”


Robinhood 表示,黑客的攻擊并非是破壞了該公司的系統,而是網絡犯罪分子獲得了與 Robinhood 賬戶關聯的客戶電子郵件的訪問權限。彭博新聞社曾報道過,在2020年上半年,美國消費者保護機構收到了400多次關于 Robinhood 的申訴,大約是嘉信和富達等競爭對手的4倍。沮喪的客戶對宕機和缺乏支持感到憤怒。Robinhood 回應說,它已將其客戶服務人員增加了一倍,并正在新招聘數百名員工,同時還提高了平臺的可靠性。


對于他的客戶都是神經緊張的日內交易者的說法,特內夫很憤怒:“我們中的客戶,從事日間交易和活躍交易的比例非常小。”他說,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在使用零散股票進行循環投資。這表明了一種有趣的可能性。憑借零傭金和購買少量股票的能力,原則上,小投資者可以使用Robinhood及模仿它的機構來為自己構建曾經不得不從先鋒 (Vanguard Group Inc.)和貝萊德 (Black Rock Inc)等基金公司那里獲得的低成本、多元化投資組合。


這種方法肯定有市場和受眾。40歲的卡米拉·奧布賴恩 (Kamilah O’Brien) 運營著一個名為 Focused Spender 的 YouTube 頻 道,在其中分享一些個人 理財技巧,涉及的主題包括緊急救助和擺脫債務等。但她制作的“關于在 Robinhood 賬戶中用500美元投資幾只股票”的視頻卻是迄今最受歡迎的,播放量已經達到為61.2萬次。奧布賴恩說 :“我不只是投資視頻,但投資視頻往往會做得更好。我最初在 Robinhood 進行了投資,但是我沒有回去積極地交易。”


目前,交易對于 Robinhood 的商業模式仍然很重要。2019年,該公司預計其絕大部分收入將來自純粹的交易量 ( 通過“訂單流付款”業務實現 ),預計將從中獲得1.8億美元。在 Robinhood 試圖讓用戶相信,它 不僅可以作為交易 App 使用之際,它在擺脫其牛仔形象方面可能面臨困難。當現年32歲的莫·卡萊斯蒂尼 (Mo Calestini) 在美國一家大型銀行擔任助理財務顧問后,他就銷掉了自己的 Robinhood 賬戶,因為該銀行不允許他使用外部券商。他說,他會很高興回來,盡管他不太可能將其用于交易以外的任何用途。他說:“日內交易是我想用它的主要目的。最終,我將把所有利潤或收益都放到更安全的賬戶中。”


撰文— Annie Massa、Sarah Ponczek、Sophie Alexander、Ben Bain、Rob Schmidt 

編輯 — 李好 翻譯 — 永年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女同虐待tor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