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新聞 > 熱點 > 古巴告別卡斯特羅,迪亞斯-卡內爾執政新章

古巴告別卡斯特羅,迪亞斯-卡內爾執政新章

摘要: 古巴共產黨選出新一任中央第一書記。現任國家主席米格爾· 迪亞斯-卡內爾·貝穆德斯從勞爾·卡斯特羅手中接過大權。這是國家歷史上第一次,有非卡斯特羅家族的人走到政治舞臺中央。勞爾·卡斯特羅曾在國內推動許多改革,但他依然無法打破一些更深層的制度問題。迪亞斯-卡內爾被視作年輕有活力的改革派,但一些評論認為,他不會也不能擺脫卡斯特羅姓氏的影響。

古巴共產黨選出新一任中央第一書記。現任國家主席米格爾· 迪亞斯-卡內爾·貝穆德斯從勞爾·卡斯特羅手中接過大權。這是國家歷史上第一次,有非卡斯特羅家族的人走到政治舞臺中央。勞爾·卡斯特羅曾在國內推動許多改革,但他依然無法打破一些更深層的制度問題。迪亞斯-卡內爾被視作年輕有活力的改革派,但一些評論認為,他不會也不能擺脫卡斯特羅姓氏的影響。


勞爾·卡斯特羅(左)與菲德爾·卡斯特羅。

勞爾·卡斯特羅(左)與菲德爾·卡斯特羅。


“人人都知道卡斯特羅,但幾乎沒有人知道迪亞斯-卡內爾是誰。”《紐約時報》曾寫道。過去62年里,卡斯特羅的姓氏牢牢把控古巴。4月,卡斯特羅家族超過半世紀的領導劃下句點。在古巴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勞爾·卡斯特羅正式宣布不再繼續擔任黨內最高職務,大會之后選出現任國家主席米格爾·迪亞斯 -卡內爾·貝穆德斯任古共中央第一書記。一些國際媒體評價,這是古巴徹底告別卡斯特羅時代,是國家歷史上第一次,有非卡斯特羅家族的人走到政治舞臺中央。


比起常被國際媒體報道的卡斯特羅兄弟,迪亞斯-卡內爾并不是公眾熟悉的面孔。他曾是勞爾·卡斯特羅的保鏢,與軍隊關系良好,還有豐富執政經驗。勞爾·卡斯特羅評價,迪亞斯-卡內爾不是政治新人,“也不是突然冒出頭的黑馬,他只是一直待在幕后,直到現在才逐漸亮相”。在不同人眼中,迪亞斯 -卡內爾有完全不同的性格與表現。這也讓外界無法看透他到底會成為一個怎樣的領導人。


2019年,勞爾·卡斯特羅與迪亞斯-卡內爾一起出席活動。

2019年,勞爾·卡斯特羅與迪亞斯-卡內爾一起出席活動。


猜不透的改革派

勞爾·卡斯特羅正式離開政治舞臺的決定在2018年就有鋪墊。他在當年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宣布卸任國家領導人職務。古巴之后改革憲法與《選舉法》,新設國家主席職位。迪亞斯 -卡內爾當選首任國家主席。勞爾·卡斯特羅在今年4月17日發表的講話中說,領導權力應該交給“充滿激情與反帝國主義精神的年輕一代”,自己將“以一名革命戰士的身份繼續在黨內隊伍里奮斗,為黨的事業貢獻力量”。


1959年,菲德爾·卡斯特羅帶領起義軍推翻巴斯蒂塔統治,建立革命政府,之后推動社會主義革命。菲德爾·卡斯特羅擔任國家元首49年,患病后將權力交給弟弟勞爾·卡斯特羅。兩兄弟中,勞爾·卡斯特羅被認為是更務實、更愿意改革的那個。他曾在哈瓦那大學學習經濟學,在哥哥掌權后負責管理古巴武裝力量。


菲德爾·卡斯特羅去世后,勞爾·卡斯特羅著手推動多項改革,英國 BBC評價,他拋棄了兄長立下的一些曾被認為牢不可破的游戲規則。他掌權期間,古巴與美國關系解凍,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到訪古巴首都哈瓦那。古巴政府著手實施市場經濟改革,取消針對127種個體經營的限制。居民在買賣房屋與汽車、私營餐廳在出售食品等領域有了更多自由。政府縮減雇員人數,出租閑置土地,建立工業園區吸引外資。2018年,古巴開放手機與私人 Wi-Fi上網服務,發展旅游業。


許多媒體認為,卡斯特羅選擇迪亞斯-卡內爾作為接班人正是想繼續推動這些改革。從2018年擔任古巴國家主席以來,迪亞斯 -卡內爾在公眾面前一直維持進步、年輕有活力的形象。他有自己的推特,是古巴首批在政府會議上使用電腦的領導人之一。他為人低調,很少被西方媒體關注。《紐約時報》稱他為“神秘的繼承人”。許多人評價他性格穩重、友好、善于傾聽、觀點進步。但也有一些媒體爆料,他并非完全像看起來那樣友好溫和。


1960年,迪亞斯 -卡內爾出生于古巴一個農村。那正是卡斯特羅兄弟領導的起義成功之后的一年。他的父親是工廠工人,母親是老師。1982年他在當地大學取得電機工程文憑。之后加入古巴共產黨。古巴新聞網站 On Cuba爆料,迪亞斯 -卡內爾年輕時留一頭長發,為人內向甚至看似有些沉悶,但他長相英俊,對人友好,經常騎自行車向鄰居打招呼。


2016年,勞爾·卡斯特羅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一起出席記者會。

2016年,勞爾·卡斯特羅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一起出席記者會。


從政之前,迪亞斯 -卡內爾曾任勞爾·卡斯特羅的保鏢。《紐約時報》報道他在保鏢一職中表現出對勞爾·卡斯特羅的絕對忠誠,與卡斯特羅兄弟發展了私人關系。他之后又被任命為古巴共產黨駐尼加拉瓜大使。古巴共產黨員的后代胡安·阿爾梅達回憶,1993年他的父親與黨內高層討論未來可能的權力繼承人。迪亞斯 -卡內爾的名字出現在會議中。勞爾·卡斯特羅當時評價他“很可靠,但太年輕了”。


1994年,迪亞斯 -卡內爾被任命為古巴中部省份比亞克拉拉第一書記。他的鄰居們說他是這個級別的官員中第一個沒有搬到大房子里的人。“他母親住的房子狀況很糟糕,連石膏都脫落了,哥哥也住在那里。但他沒有大修房屋。”迪亞斯-卡內爾曾經的同事說。他常穿便裝在大街上與民眾聊天,在電臺熱門的民生節目里開放兩小時電話時間,接受民眾來電。比亞克拉拉的醫院曾在半夜斷電,迪亞斯 -卡內爾在凌晨3點去往醫院,逐間病房檢查病人的情況,向大家道歉。


在他的領導下,比亞克拉拉省組織了古巴第一個LGBT群體的文化中心。迪亞斯-卡內爾曾阻止政府關停當地的 LGBT酒吧,他帶自己的孩子去參加 LGBT文化中心的活動。兩個孩子后來成為古巴樂隊Polaroid的樂手,樂隊在古巴國內很受歡迎,迪亞斯-卡內爾因此也受年輕人喜愛。他喜歡披頭士樂隊,“本人在當地也像搖滾明星一樣受歡迎”。下班之后,迪亞斯-卡內爾常到文化中心去跳舞、聽音樂會,有時還會表演打鼓。他與第一任妻子離婚后帶著兩個孩子,之后再娶。


2009年,迪亞斯 -卡內爾被任命為國家高等教育部部長,之后攀升至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國家主席再到古共總書記。卡斯特羅兄弟常以軍裝示人,迪亞斯 -卡內爾很少以軍裝亮相。他總是在公開場合穿西裝,私下則穿短褲、襯衫等便裝。汽油短缺時,迪亞斯 -卡內爾放棄政府公車,自己騎車上班。擔任教育部長時,他接觸了許多學者,愿意聆聽學者對國家甚至是他本人的批評,也正是他參與推動了古巴開放互聯網。


在其他場合,迪亞斯 - 卡內爾也會露出另一面。2017年,他曾被拍到對一群官員大發雷霆,批評美國政府,稱古巴沒有責任滿足奧巴馬政府提出的所有和解要求。他又嚴厲批評古巴裔美國人雨果· 坎西奧開設的古巴新聞網站,認為網站太有顛覆性,要求官員立刻禁止人民訪問,“無論外界怎么想”。但同一時間,到訪紐約的迪亞斯 - 卡內爾又與坎西奧舉行長時間會談,面露微笑。這與他長期展現的友好、進步形象有些反差。《邁阿密先驅報》諷刺他“在一趟旅行里露出太多不同的面目”。


迪亞斯-卡內爾與勞爾·卡斯特羅一起出席會議。

迪亞斯-卡內爾與勞爾·卡斯特羅一起出席會議。


困在過去的國度

接過古共中央第一書記職位后,迪亞斯-卡內爾在演講中表明之后“會在事關國家命運的最重要戰略決策方面征求勞爾同志的意見,他將永遠在場”。迪亞斯-卡內爾常在推特上使用標簽“#我們要延續”。一些國際媒體因此分析,他不會全盤推翻卡斯特羅兄弟的執政綱領。但如今擺在迪亞斯 -卡內爾面前的,是與卡斯特羅兄弟掌權時完全不同的時代。政治媒體《經濟學人》形容,古巴“像一個沙盤,所有孩子都想在里面建一座城堡,但彼此無法就城堡的模樣達成一致意見”。勞爾·卡斯特羅主張長期改革,但黨內有不同聲音。古巴直到2020年才決定取消貨幣雙軌制。混亂的貨幣政策直接影響著國家經濟生長潛力。全國農業產量在過去10年間停滯不前,超過60%的食品消費依賴進口。國家至今有9萬6000多例新冠確診案例。2020年,國家經濟萎縮11%。民眾現在需要在街上排隊數小時才能購買一些基本物資。同時,政府工作效率低下,“還在控制一個冰淇淋該賣多少錢這樣的小事上掙扎”。


半島電視臺將古巴比作“一個困在過去的國家”。《紐約時報》評論,許多年長的古巴人還記得他們在卡斯特羅家族統治之前經歷的貧困與不平等。他們依然忠于這個姓氏。但在革命之后成長起來的新一代有更多想法。借助互聯網,他們希望獲得更多經濟自由,減少政府控制。許多古巴人對自己的國家得以獨立感到自豪,他們也厭倦了革命時代的將軍們控制著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一個28歲的古巴年輕人對《紐約時報》說,許多人覺得“自己沒有被代表,因為勞爾·卡斯特羅無法打破政府與人民之間的距離”。


這個叫阿迪倫的年輕人也批評美國對古巴的禁運是把古巴推向深淵。特朗普上任后,美古關系急轉直下。特 朗普重新限制美國公民前往旅游,拒絕古巴的酒類與煙草產品。拜登上任后,新政府并沒有把緩和美古關系列為工作重點。路透社報道,古巴等拉丁裔選民在大選時幫特朗普贏得多個州的選舉人票。拜登在拉丁裔選民中的表現則遠遜于特朗普或2016年的希拉里。這也是拜登至今對古巴沒有更熱情表現的原因之一。在美國的古巴人因自己的貧困經歷,害怕貧窮與不公的噩夢重演,因此選擇特朗普。CNN 引述古巴裔美國議員瑪麗亞 - 薩拉薩爾的評論,稱移交權力給迪亞斯-卡內爾是“卡斯特羅家族試圖愚弄國際社會的手段”。


為了應對疫情,古巴宣布已在自行研制疫苗“主權02”與“阿夫拉達”。《經濟學人》分析,古巴政府過去在處理經濟危機中的惰性“很大程度上來自國家保守派。他們相信緩慢、經過計算的改革,相信補丁測試與無休止地完善政策。當然,古巴也有進步的領導人”。


“經過一年多食品、藥品與衛生用品的嚴重短缺,加上停電、交通設施罷工與昂貴的互聯網費用,古巴這個島國的領導人,特別是新任第一書記,將不得不考慮他的人民還能繼續承受多少。”《經濟學人》寫道。


撰文— 林湃 編輯— Y 圖片— 視覺中國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女同虐待tor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