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周末 > 玩物 > 隨地球一起跳動

隨地球一起跳動

摘要: 三月底,北方經歷了一場十年一遇的沙塵暴,在疫情的陰影尚未退去之時,自然又一次敲響了警鐘。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在這個后疫情時代,環境保護、生態平衡問題早已成為全民關注的話題,如果不加作為,犧牲的將會是人類自己。近幾年,已有更多的腕表品牌加快了可持續性戰略的推進,從多個維度參與到這場環境保衛戰中,用企業的力量喚起人們的環保之心。

還記得上一次全民瘋搶口罩是因為什么嗎?正是日益嚴重的“霧霾PM2.5”,此次北京沙塵暴的源頭來自蒙古國的沙源地輸送,一夜之間,藍天白云消失,北京成了宋朝的古畫,舊歷中的“北平”。雖然后疫情時代,人們出門依然口罩不離手,自然卻在不時敲打著我們,人類活動造成的生態失衡隨時都會威脅到正常的生活。未來,或許享受自由順暢的呼吸、感受鳥語花香和綠色帶給人們的輕松會成為真正的奢侈品,而環境保護則會是越來越重要的話題,它的意義將超越單純企業和政府的工作范疇,而應該成為全人類都竭盡所能去履行的義務。


海洋塑料污染,海龜銜著一只塑料瓶


在很多人眼中,企業將可持續性工作提上議程不過是提升品牌社會形象、長期資本逐利的一部分,而在鐘表行業,似乎并非如此,許多品牌在環境保護這件事上,有著常人無法理解的熱情,它們早在十幾甚至幾十年前就開始行動,不遺余力地支持和加入到環境保護行列中。它們的行為絕不是盲從熱點,而是已成為時代的先行者。


寶珀品牌摯友、海洋生物學家和水下攝影藝術家勞倫·巴列斯塔(Laurent Ballesta)在拉彼魯茲峰下的海域進行探索


建設綠色工廠


在瑞士,如果你有幸參觀其中一些品牌的制表工廠,你可能會發現自己正走進一個現代化且人性化的環保工廠中,從建筑的環保材料使用到太陽能資源的利用,再到工廠內部的各種基礎設施,節能減排的標準及內部空氣循環系統,可以說,工廠的員工正生活在一個綠色的工廠中,他們在創造世界上最精密的機械零部件的同時,也在為世界生態平衡做著貢獻。


早在2013年,蕭邦就與瑞士政府簽署了一項協議,設定了控制能耗以及顯著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目標,并采取了一系列舉措,包括從燃油到燃氣的全面能源轉換、窗戶隔熱、廣泛安裝LED燈以及其他的基礎設施改造程序,大力促進了二氧化碳減排。此外,表廠還實現了100%再生電力供電,獲得了Minergie低能耗建筑認證,并建立專門的系統,監測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的排放和水電用量。于積家而言,對生態友好更成為每次表廠擴建的重要議題之一。自1833年品牌創立以來,積家就從未更換表廠所在地,隨著品牌的成長,制表工坊也在不斷進化,如今表廠除了能夠提供良好的工作環境,在能源使用上,也以清潔能源為主,依靠太陽能及水力發電。積家希望將表廠融入到自然環境中,而非成為這片土地中耀眼的所在,“我們不想讓人們來到湖邊享受自然風光的時候,感覺我們的廠房非常礙眼。”


當然,不少品牌也在選擇建立新的表廠以滿足正常的生產需求,同時也兼顧環境保護方面的要求。2017年底,歐米茄位于品牌總部所在地比爾的全新工廠正式落成,這座工廠的設計者是日本建筑師坂茂,他采用了可循環利用的瑞士云杉板材,融入精妙的室內氣候環境設計與能量概念,將創新技術與專業工藝融合。步入大廳,便可見云杉木材為骨、玻璃為膚。也許有人會質疑這樣大量使用木材是否真的環保?歐米茄給出了答案:首先,這些板材均為可循環利用;其次,在瑞士每砍一棵樹就會新種一棵;最后,歐米茄還給出了一個精準的數據——建造這座新工廠所用木材總量,僅相當于瑞士境內樹木2.6小時的生長量。而且甚至因廠房空間足夠開闊,大廳里還直接種植著樹木,也是相當令人震撼了。


歐米茄全新工廠的可再生能源太陽能電板


戴上環保表帶


制表工廠是腕表生產環節最重要的地點,它就像是人類的大腦中樞,時刻控制著產品的創意、設計和質量,當這座現代化的工廠也成為一個綠色工坊之時,那么它輸出的產品也將開啟綠色之路。越來越多的品牌選擇使用環保材質打造腕表,長久以來,機械腕表作為奢侈品常常使用優質動物皮質制作表帶,高檔而巨大的包裝表盒也成為突顯產品價值的象征,此外貴金屬材質的腕表和珠寶腕表也在大量使用價值貴重的金屬材質和寶石,材質開采的公平性與開采環境的友好性更值得人們關注。


萬國表采用的TIMBERTEX紙基材質表帶


如今,許多腕表正嘗試用回收材料或以環保合成皮革替換原有的皮質表帶,利用高科技環保材質或合金材質打造同樣堅固耐用的表殼。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如萬國表,今年3月,萬國宣布推出采用紙基材質的新款TimberTex表帶,這項獨特的創意將運用在萬國葡萄牙系列、柏濤菲諾系列的多款腕表中。TimberTex紙基材質表帶外觀精致,觸感細膩柔軟,不同于往往以塑料或石油成分為主的合成皮革,這種新材質的80%由天然植物纖維構成,所用纖維素取材自經過森林管理委員會(FSC)認證的樹木,而這些樹木生長于這個非營利組織以可持續理念和負責任態度所精心管理的歐洲森林。表帶也有天然植物基染料進行染色,從而帶來獨一無二的紋理。無獨有偶,豪利時去年也推出了名為r-Radyarn的表帶,由回收塑料加工而來。這種新材料有著極佳的抑菌效果和穩定性,有害物的含量符合國際紡織協會標準,并可百分百降解,不會造成二次污染。與此同時,豪利時在其他腕表相關配件上也致力于采用環保材質打造。每一枚豪利時腕表,均搭配完全用卡紙制成的包裝盒。這些表盒皆由FSC認證的紙張和100%回收紙板制成。它們符合FSC標準。


雅典則創意性地利用回收漁網制成R-STRAP表帶,如今更是推出了全身環保的DIVER NET腕表。DIVER NET的表殼、表殼中層、表背以及表圈上的裝飾細節出自三名來自法國布列塔尼的年輕設計師之手。他們成立了法國第一個專注于漁網回收與再生利用的機構——FIL&FAB,從港口回收廢棄漁網,隨后加工成聚酰胺塑膠粒,這種原料具有出色的耐磨損性。DIVER NET概念腕表的問世,凝聚了大量的研究心血,包括重新設計腕表的裝飾部分。表帶的原材料為海洋中的PET塑料,由瑞士TIDE公司將這些廢棄塑料巧妙轉化為用于編織表帶的聚酰胺紗線。這家供應商還致力于從源頭上停止生產全新的塑料制品,改為采用大量現有材質。為盡量降低對環境的影響,雅典表還采用了在瑞士汝拉地區制作的透明陶瓷玻璃,代替傳統的藍寶石水晶玻璃。這一材質可降低生產過程中的能耗,從而減小對環境的影響。


攜手環保項目潛入深海


當然,可持續性工作的方式非常多樣,從制表源頭提升腕表的環保屬性是一種做法,投身到生態平衡項目中,支持科研事業,從保護生物多樣性入手則能夠切實幫助改善生態環境、拯救瀕危生物。在這里不得不提堅持了多年的寶珀心系海洋公益項目。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寶珀便與佩戴它的海洋愛好者、深海探索先驅、探險家、海洋學家以及水下攝影師之間建立了緊密聯系,這些聯系促使寶珀積極參與到了海洋勘探、維護和保護事業中。十多年中,寶珀共參與了18個重大科研項目,其中包括彩虹魚、蛟龍號載人潛水器、流動海洋圖書館、腔棘魚、世界海洋峰會、原始海洋考察計劃等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去年,寶珀發布了第五次“腔棘魚探險研究”考察之旅《極度深海》紀錄片,全程記錄了2019年,與品牌摯友勞倫·巴列斯塔(Laurent Ballesta)攜手展開“腔棘魚探險研究”計劃第五次考察項目。本次考察或是史上首次嘗試將飽和潛水與使用閉路呼吸器的水肺潛水相結合的科考行動,旨在揭開為人所熟知卻仍充滿神秘色彩的地中海之謎。近日,寶珀亦發布了全新紀錄片《拉彼魯茲峰之謎》,向人們展現距離留尼汪島(Reunion Island)西北部160公里附近的海底風光,揭秘仍屬未知的拉彼魯茲峰。


雅典DIVER NET概念腕表使用了環保表帶材質,原材料為PET塑料,轉化為編織表帶的聚酰胺紗線


如果你曾經見過絢麗多彩的珊瑚礁,就會明白白骨嶙峋的珊瑚骸骨多么駭人,如果你曾見過海豚躍出海平面,鯨魚浮上海面吐氣,就能明白海洋污染對這些可愛的生靈多么殘忍。環境保護企業先行,諸多腕表品牌的實踐雖然并不足以扭轉事實,但對于生態平衡而言,當務之急,不正是在喚起全人類的環保之心嗎?


撰文 Peter、塵夏 編輯 Agnes 設計 Taki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女同虐待torrent